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市場規范 >

水資源保護將何去何從?__大禹資訊

時間:2013-05-11 14:07來源: 作者: 點擊:

感覺這一周良多新聞都是人跟較上了勁。一個是防汛抗洪,因最近全國多個地方普降暴雨,洪水大發,“百年一遇”不時被人提起,良多地方下令謹防死守,現在看來,成績不錯,沒有發生大的劫難。另一個人與水的較勁是水污染事故頻發。先是紫金山銅礦濕法廠污水池滲漏,禍害廣東水域;接著,遼寧營口造紙廠持續向遼河、渤海非法排污造成的重大劫難被報道出來;然后,吉林化學工廠被沖垮,上千只化學原料桶被沖入松花江,造成河流污染。


無獨占偶,第64屆聯合國大會28日以122票贊成、0票反對和41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一項決議,公布享有安全和清潔飲水和衛生舉措措施是人類必不可少的一項人權。決議說,聯大確認把公平、安全和清潔飲水和衛生舉措措施作為實現人權努力組成部門的重要性。這就把“水權”與“食品權”相提并論,當作是維持人類基本糊口所需的基本權利,也必將督促各國平等正視,當真履行。


一方面,國際上把“水權”上升到人權的高度,從這個角度理解,污染水源河流,就是對這項權利的侵犯,一方面,從以上事件看出,我國水源河流污染相稱嚴峻。據《文明》雜志2009年報道,的江河、湖泊成了有毒廢水排放的下水道,全國目前有3.2億農村人口喝不上符合尺度的飲用水,形勢逼人。


而上至中心,中到地方和企業,下至民眾,對水、環境污染都十分關注。為了保護環境,制止污染事故發生,中心又是加強立法,又是再三告誡,又是派員視察督辦,關停污染大戶,地方、企業和民眾,環保意識也顯著進步。但良多時候效果并不十分理想,為什么?由于地方和企業抱在一團,拿出硬邦邦的擋箭牌——維護社會不亂。


拿營口造紙廠來說,中心九部委聯合組成的督察組曾到現場督辦,廠方說,“馬上要關,馬上要關”,可是幾年過去了,愣是沒有關掉。其原因地方官員得說很清晰,“造紙廠是老國企,歷史遺留題目較多,對待造紙廠啟動出產,市政府是在權衡社會不亂、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后作出的決定。”言下之意,不是不為,而是不敢為——把數千工人和涉及數目更眾的家屬們的飯碗砸了而不出亂子,現在辦不到,只好退而求其次,繼承“忍痛污染”。中心關于維穩的要求往往被地方活學活用,經常拿來當作為企業公道排污的理由。


像紫金礦業那樣,與當地官員千絲萬縷的聯系,政商勾兌如斯之融洽,簡直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處理企業污染更難。難怪該企業的董事長底氣十足地對媒體記者說,“圍墻內的事情,企業自己負責。(圍墻)之外的事情,由政府負責。”這就即是把環境污染危機拋給當地政府去擺平,而擺平的借口還有什么比“維護社會不亂”這把尚方寶劍更有力?


于是乎,一些地方或者追求財政收入,或者為追求為政者的政績,便以“發展”的名義招進一些高污染的企業,又由于企業的“奉獻”而放低要求,當企業污染和破壞環境時,又以“維穩”的名義持續著這種得不償失的行為——某些“發展”取得的“成果”,遠遠無法償補環境被破壞所付出的代價。


這種行為得以持續,樞紐是本錢的獲益者與承載者非并一個主體,而且兩者的氣力極為懸殊。前者是企業利潤的據有者,以及從企業身上獲得稅收的地方政府,后者是承載環境污染后果的民眾,后者相對于前者軟弱無力。還有,企業相對私域,為極少數人所有,而環境是“公地”,為“無數人”所擁有,難以進行產權界定,污染環境就是典型的“公地悲劇”。悲劇造成的代價需要今人甚至子孫來買單。


從以上分析可見,環境污染的背后,是博弈氣力的失衡。對上,環境污染的獲益者打著“維穩”的招牌,像是以其盾防其矛,加之體系內的監管難避“內部人”的干擾,往往讓中心的再三告誡變成強弩之末。對下,環境污染的獲益者打著“發展”的招牌,把污染題目掩蓋掉了,往往暢行無阻。


讓環境污染這種得不償失的現象減少或不再(包括工業轉型之后,由于高科技、低耗能、低污染也仍舊有污染),只寄望于地方有環保意識,企業家有社會責任,仍舊是不夠的。終極需要改變目前這種博弈氣力失衡的狀態,中心要加大立法和懲處污染環境者的力度,讓違法者付出沉痛代價;地方政府要做公正的治理者而非經濟組織,就要與企業脫掉太多的瓜葛,成為中立的氣力;民眾要成為制衡環境污染沖動的重要氣力,這就要讓民間環保組織發展壯大,讓民間氣力崛起。如斯,地方才會加快工業進級和經濟結構調整,開辟新稅源,從而減少或離別環境污染。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95期开奖号码是多少